首頁.展覽信息.展覽回放
 
重生:巴洛克時期的西里西亞——波蘭弗羅茨瓦夫國立博物館館藏精品展
展覽時間:2018年12月18日-2019年3月24日
開館時間:09:00~17:00(16:00停止入館,周一閉館)
展覽地點:首都博物館地下一層A廳
展覽類型:免費
重生:巴洛克時期的西里西亞——波蘭弗羅茨瓦夫國立博物館館藏精品展

-前??????? 言

??????? 西里西亞,是歷史上中歐的一個地域。今天這一區域的大部分位于波蘭西南部,很小一部分在現今捷克共和國和德國境內。歷史上中歐地區政權林立,戰爭頻繁,地緣政治十分復雜。西里西亞地區自然資源豐富,使之成為地區強權爭奪之地,導致了其邊界變化、政權更迭不斷。從公元9世紀到18世紀,西里西亞先后為大摩拉維亞、波西米亞、波蘭王國、神圣羅馬帝國以及普魯士等政權所統轄,并由此帶來了多民族的交流和文化藝術的融合。
??????? 巴洛克時期,是西里西亞重新煥發生機的歷史階段。當17世紀最殘酷“三十年戰爭”結束后,西里西亞迎來了一次“重生”:社會的穩定、經濟的復蘇、宗教的變革帶來了藝術上的繁榮;而藝術的繁榮,也促進這一地區的穩定與發展。這個展覽將帶領我們走進這段歷史,走進藝術家的內心,走進人們的生活。

第一單元??? 精英階層的重構

??????? 由于歷史上西里西亞地區政權更迭頻繁,形成了復雜的精英階層。在17世紀,世俗權力與宗教勢力中的新舊貴族,以及剛剛崛起的新興市民階層等各種力量在該地區角逐。
??????? 從10世紀西里西亞被并入統一的波蘭王國起,皮亞斯特家族就統治這一地區。即使在被劃入波西米亞王國和神圣羅馬帝國版圖之后,在很大程度上,皮亞斯特公爵們依然保留了很多特權,直接管轄著西里西亞。在隨之而來的三十年戰爭(1618-1648年)期間及戰后,神圣羅馬帝國皇帝逐步加強了對這里的直接統治,皇帝的代理人及其派遣的司庫等政府人員間接代替皇帝行使權力,執行皇帝推行的政策,因此他們也是一方重要的勢力。精英階層中還有一類是新教貴族,他們大多來自德意志地區。早在波蘭王國封建割據時期(約12-14世紀),就有很多移民不斷從那里遷居西里西亞。
??????? 16世紀,隨著宗教改革的發展,西里西亞地區改宗新教的比例越來越高,愈多德意志新教貴族來到西里西亞。此外,天主教神職人員也在精英中占有重要地位,除了已經扎根西里西亞的西多會修道院勢力外,三十年戰爭后,羅馬教廷派往各地的耶穌會神職人員也成為精英階層中重要組成部分。最后一股新崛起的勢力是新興的市民階層,他們雖然在皇權專制統治下很難提高社會地位,但他們在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中通過創造和積累財富,同樣贏得了左右政局的力量。本單元所展出的作品,是這一時期貴族與精英階層生活的寫照。

?

伯納德?羅薩肖像
米夏埃爾?威爾曼 (1630-1706年)
約1684年,西里西亞
布面油畫
57×47×5.5厘米
??????? 伯納德?羅薩(1624-1696),是西多會的克熱舒夫修道院院長,畫家威爾曼的代理人之一?;新韻粵什蕕謀蝕ネ嘎凍穌夥俏醋髁硪環は窕牟莞?。盡管如此,威爾曼仍將此畫保存在他的工作室中作為參照,以便在其他作品中創作羅薩的形象。這幅肖像對人物進行了深刻的心理分析,描繪了一位精力充沛、博學多才、新一代西里西亞天主教會修道院院長的形象。有趣的是,這幅畫像的畫布是從另一幅戴珍珠的女人畫像上裁剪下來的,畫家用它再次創作了這幅肖像。

? ? ?
?

沃爾夫岡?沙施密特肖像
佚名畫家
1678年,弗羅茨瓦夫,西里西亞
布面木板油畫
86.5×65×9厘米
??????? 沃爾夫岡?沙施密特是弗羅茨瓦夫一位富裕的受過良好教育的律師和發明家。他與妻子一起繼承了弗羅茨瓦夫市勞倫提烏斯?舒爾茨的一座16世紀莊園的一部分,這座莊園以其種植的眾多奇花異草、收藏的藝術品和奇珍異寶而聞名。沙施密特在莊園里安裝了各種會忽然噴水的裝置,一博參觀者一笑。這些奇思妙想引得人們爭相拜訪,表明了巴洛克時代人們的獵奇心態。
??????? 更有趣的是這幅畫作背后附有一個時鐘裝置,人物的眼珠可以左右移動,好像他的目光可以追隨著觀者一樣。這個有趣的想法極具巴洛克特色,有可能是沙施密特自己的設計。旁邊的視頻演示了眼珠動起來的樣子。

? ? ?
?

漢斯?恩斯特?瓦恩斯多夫和安娜?索菲?瓦恩斯多夫肖像
佚名畫家
1654年,西里西亞
布面油畫
202×94×8.5厘米
??????? 這兩件巨幅肖像描繪了巴洛克時期西里西亞貴族漢斯?恩斯特和他的妻子安娜?索菲。作為身份的象征,瓦恩斯多夫夫婦二人的服飾反映了17世紀中期歐洲的宮廷風尚。盡管畫作中人物姿態略顯僵硬,但是畫作中反映的內容仍然很精確,具有獨特的魅力。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兩幅肖像具有很重要的作用。這對夫婦衣服的顏色和紋理十分協調,用來強調婚姻的和諧美滿。其中,漢斯?恩斯特華貴時尚的奶白色金色錦緞上衣點綴著鉆石紐扣,夸張的燈籠袖配上黑色緞帶和金色首飾,手中拿著裝飾有鉆石花卉和紅綠色長羽毛的寬沿黑色帽子,萊茵格雷夫型朱紅色馬褲鑲有銀色花邊。他還穿著帶馬刺的靴子佩戴著長劍,表明了他騎兵尉官的身份。他的妻子以一種高貴的方式凸顯出她高腰厚褶的裙子。她身著昂貴的奶白色和金色錦緞長禮服,搭配紅色蝴蝶結圖案和白色蕾絲領,配套的小巧手套、珍珠和瑪瑙珠寶首飾與禮服相得益彰。精致的手套是地位的證明,即使不戴上也要顯示出來。她的發型前部豎直,兩耳處對稱,后部則梳成發髻,另外,亮出前額帶有卷發的發型在當時十分流行。她左手中的檸檬象征著生命和忠誠的愛情。這兩幅畫左上角和右上角分別有一首短詩是關于貴族夫婦的。漢斯?恩斯特的那首寫他虔誠而謙卑,與他傳說中的暴躁脾氣似乎并不相符。他妻子的那首詩描述著一種向往正直生活和遠離邪惡的承諾。

      分享到: